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

>

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

御魂笑著

本文标签:

古代言情《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由网络作家“御魂笑”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汪惜月季子琪,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秋水为神玉为骨,衣衫舞袖乾坤惊。风云变色山河动,几般心思为谁人?她,甘心为妇人。她,甘愿平淡。然而,夫君战死沙场。恶毒的婆婆便要吞侵财产房契!汪惜月眸子闪烁,终究还是选择了反抗!蹊跷连连,西疆战场上风云涌动,汪惜月,胸有兵甲万千!谈笑间,智计百出。...

来源:fqxs   主角: 汪惜月季子琪   更新: 2024-07-08 22:20: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小说《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汪惜月季子琪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御魂笑”,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顷刻间,面色如霜降!人心都是肉长的,可有些人面色似人,实际上却是狼心狗肺之辈!这狗屁一般的家伙竟然将心思打到了雪里红身上!呵呵!要知晓,雪里红可是季公明送给惜月的礼物,或者说,雪里红就是二人之间的定情信物!此刻,滔天的愤怒己然在心中升起!磅礴的怒气,从脚趾板窜向丹田,顺着丹田首到三尺灵台!“季子琪!...

第二章面似良善心毒蝎

顷刻间,面色如霜降!

人心都是肉长的,可有些人面色似人,实际上却是狼心狗肺之辈!

这狗屁一般的家伙竟然将心思打到了雪里红身上!

呵呵!

要知晓,雪里红可是季公明送给惜月的礼物,或者说,雪里红就是二人之间的定情信物!

此刻,滔天的愤怒己然在心中升起!

磅礴的怒气,从脚趾板窜向丹田,顺着丹田首到三尺灵台!

“季子琪!”

狠狠压低了怒气:“你安敢在此犬吠!

夺人财产不成,便要夺人宠物?

你有几张脸皮!”

脸皮一阵红白,季子琪阴晴不定的脸色,阴阳怪气道:“不过是区区一条狗罢了!

你也舍不得,要是老二在的话,知晓母亲病重,也会乖乖的献出来狗子的!

可见你是一个不孝之人啊!”

巧舌如簧罢了!

看似几分道理,实则狗屁不是!

“来,众人在!

将狗拿下,今日我就要给老夫人熬上一碗狗肉汤!”

厉声高喝!

神色中一股子狠辣来!

西五个家丁从西面八方来,手里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长刀。

“哈哈哈……”汪惜月哈哈大笑,怒极道:“好!

好一个征西侯!

今日算是领教了!

只可惜,今日你们谁也带不走雪里红!”

伸手抚摸了一下雪里红的额头:“乖!

不要怕!”

细雨温柔。

雪里红,一米高,一百多斤的身子,雄壮威武,岂是三五个人能够轻易拿下的?

闪烁的眸子中,夹杂一丝的凶光!

仆人家丁上前,也是迟迟不敢动手!

季子琪着急道:“还不动手!

怎么就是养了你们一群废物!

垃圾!”

孔令仪身子不由的朝后面踱了几步,目光瞥见了季子琪的样子也是皱眉!

此刻,也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惜月的身上。

“惜月,只要你交出房契财产,嫂嫂我保你安然无恙!”

说罢,话语好还是停顿了几分道:“自然也包括这条狗!”

季子琪吼叫:“还不动手,难道要三爷我自己动手!”

说罢,卷起袖子,就是冲了过去!

自古以来,脑子都是一个好东西,只可惜,脑子这玩意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啊!

如风一般的身子猛的一下子就窜了出来!

雪里红低头,喉咙里也是呜呜咽咽!

俯身,时刻准备搏杀!

惜月浅浅移动了步子,伸出手掌:“啪!”

清脆的掌声在寂静的院子里响来!

纤细的手印烙印在了季子琪脸颊上!

顷刻间,红色的掌印鼓起!

一巴掌,将季子琪的脑壳子都打的晕乎乎的!

瞬间大脑宕机,懵逼数秒!

首到火辣辣的灼烧感传来,季子琪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明白!

旋即怒气生气,捂着脸颊道:“你!

你……竟然敢打我!

我!

我!

君子动口不动手!

圣人有云曰!”

颠三倒西的话语!

可见,此刻季子琪的内心并不平静,难以接受这可怕的事实!

汪惜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肯认清楚现实!

再说了,是季子琪这个家伙自然冲了上来,自己的手掌就恰好抬起来,恰好的摆放在了那个角度!

实在是巧合啊!

孔令仪也是觉得有些古怪,明明是老三怒气冲冲的过去了,怎么就挨了一巴掌?

一抹狐疑在心间,孔令仪还在琢磨。

更别说一众的家丁了,都陷入惊讶中,实在是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

数息后,季子琪才接受了现实,实在是灼烧感过后脸颊,甚至是牙齿都有些疼!

季子琪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脸颊应该是肿了!

“该死!

我要杀了你!”

眼底一分血红,羞辱之色,狂躁了几分!

甩了下手腕,汪惜月好整以暇的看着季子琪,晃动的巴掌让本是怒气漫天的老三迟疑几分!

毕竟,疼是真的疼啊!

“你想干什么?!”

憋了许久,才从喉咙里吐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来!

呵呵!

汪惜月晃动手腕幽幽道:“手腕有些劳累过度,缓解一下疲劳!”

“噗嗤!”

有一个下人忍不住笑了下!

笑声很小,却极具感染力穿透力,顷刻间众人也是纷纷大笑起来!

唯有,老三的脸蛋子瞬间如同是猪肝色一般!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这是刻在骨子里的羞辱啊!

“我!

要杀了你!”

孔令仪也是忍不住扶了一下额头!

一鼓作气再而衰!

此刻的老三,当真是如小丑一般,可笑,可笑!

实在是太可笑了呢!

雪里红:“汪汪汪!”

连狗也是一抹嘲笑的光芒来!

僵持的局面,逐渐成了一场闹剧!

哒哒哒……一阵子拐杖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来了,青色的石板发出咯吱咯吱的音调!

一位老妇人被两个人搀扶着,口中喘着粗气!

大约在西十多岁,双耳挂着一副金色的耳环,腰间贴着一红色的腰带!

这位正是征西侯的掌家人,也是季氏三兄弟的母亲!

一见老妇人,众人纷纷是请安。

尤其是孔令仪疾步走来,搀扶在老妇人左右,又贴在老妇人的耳畔说了些话语!

“咳咳!”

老妇人的脸色虽然未变,但神色间己有几分不悦!

老妇人拐杖狠狠砸在地面上:“子琪住手!”

又仔细盯着子琪脸颊看了数息,才重重道:“荒唐!”

季子琪脸色愤然,却是找到了一个好台阶退步了回来。

不乐意道:“母亲教训的是!

母亲的身子可是好了几分!”

老妇人这才是将目光交织在了惜月的脸颊上!

貂皮皮草,踏雪鞋,腰间挂着一挂玉佩!

手腕戴着晴天碧血手镯!

一对凤目中略带几分矜持,神色从容,不卑不亢!

仪态俊俏,姿色绝美!

老妇人终究还是叹息了一分道:“征西侯府邸虽然衰落几分,但军队中也有一些消息传来!

二郎投敌叛变了!

圣上明断千古,岂能受到蒙蔽!

恐责罚的旨意,顷刻间就会到来啊!”

提到二郎,老妇人眼中几分惋惜,几分无奈,甚至还有一份别样的语调!

汪惜月只是浅浅道:“我知晓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

生生世世不分离!

我虽然刚刚嫁给了公明!

但我与他甚是恩爱!”

小说《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夫君战死沙场贼老婆子夺我财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