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

>

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

迟迟秋晚著

本文标签:

裴玄危裴玄危是《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迟迟秋晚”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古言 1V1双洁 HE】桑柠,陵州刺史千金,娇媚坚韧,与顾家长子顾江亭自幼订下婚约。然而一朝生变,父亲被扣上营私受贿的罪名,与兄长一同流放岭南。桑柠充入教坊司,沦为任人采撷的娇花。为替父伸冤,桑柠出逃,北上京都,却突逢意外,遇到一个受伤的男人。两人假扮夫妻,以掩人耳目,行水路上京。可她万万没料到,男人竟是当朝太子!她看中他有权有势,壮胆引诱,借他之手,为父昭雪。——起初,裴玄危只是想看她到底还有多少心机。却不料自己反而当了真,食髓知味,步步深陷。那场大火,他失去理智,踩着火舌,孤身踏进刑狱,只为救她。——传闻太子殿下狠戾凉薄,不近女色。然而身边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名女子,还是罪臣之女!一时间,弹劾的奏折满天飞。“此女身负罪籍,私自潜逃。”“罪臣之女,怎堪当太子妃!”“……”后来,陵州刺史冤案平反,上奏的官员尽数被褫夺官阶。—...

来源:fqxs   主角: 裴玄危裴玄危   更新: 2024-07-08 22:24: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是由作者“迟迟秋晚”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裴玄危裴玄危,其中内容简介:陈大娘领路,走在最前,桑柠抬脚跟上。后面有人疾走两步。裴玄危转头,顺着那人的视线,最后定在他“夫人”的纤细腰肢上。他眼神倏地一暗,侧身挡住那人的视线,大步一迈...

第4章 罪臣之女

船随着浪波涌动,上下颠簸一阵后,渐趋稳定。

桑柠被晃得头晕,扶额吃痛。

意识到眼下的尴尬处境,她赶忙撑坐起身。

一抬眼,面前之人坐得西平八稳,深眸幽漆,眼底闪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周遭只剩下碧波起伏声。

连带着桑柠一颗心也跟着起伏不定,她脑袋嗡一声,一时目眩,眼前之人竟然出现重影。

那一瞬间,她说不上来是何种滋味,只觉胃里翻江倒海。

身体反应快于意识。

“呕——”精贵的锦衣华袍上,沾上一团秽物。

裴玄危下颌紧绷,面色骤然一冷,沉重的压迫感袭来。

他狭长眼尾微微眯起,眸光中暗藏着令人胆寒的杀意。

“呵。”

他嘴角扬起一抹狠戾。

下一刻,他捏紧她下颌,迫使她仰着头,沉声道:“这也是你的花招?”

“不……”裴玄危收紧力道,见她血色尽失,唇色全无,眼尾洇红一片,媚而勾人。

有泪花坠落,滴在他青筋微起的手背上,灼热滚烫。

“……晕……晕船……”破碎的音节从她贝齿间溢出,湿漉漉的桃花眸,纤长鸦睫轻颤,梨花带雨。

他飞速挪开眼,极力克制着情绪,不去看她雾气氤氲的眼眸。

心底有个声音在撕扯呐喊,此女心机过甚,这不过是她惯用的伎俩。

他从不心软。

理智临界边缘,他下一刻却松开了手。

……桑柠鬓发湿透,气若游丝,颤着身子,跌倒在地。

干呕几声后,她喘着气,在死神的门外啜泣着。

她知道自己方才吐了他一身,也清晰地感知到了他冰冷的杀意。

眩晕感不断地侵袭而来,她周身乏力,意识渐渐涣散,似乎看到了爹爹。

裴玄危起身,不得不去找陈大娘买身干净衣裳。

却又去而复返。

他蹲下身,拨开她额间几绺青丝,眸光定在她下颌。

蜡黄暗沉的脸上,下巴处有一道红痕,那是他指腹留下的痕迹。

然而另一处,白皙的圆点有些刺目,显得格格不入。

视线下移,那抹白皙和玉颈上的肤色重叠。

裴玄危就着微弱的灯火,摩挲着拇指和食指间那层厚厚的粉末。

粉末的颜色与她脸色一致。

身下之人喃喃低吟。

“爹爹……”裴玄危:“……”他失神片刻,回忆起今夜一路发生之事,蓦地想到登船之时,她瑟缩在自己怀里,似乎在躲避什么。

裴玄危眉心微蹙,隐约听到那二人似在寻人,“芍药姑娘”、“罪臣之女”……若——她是罪臣之女,此去京都,究竟意欲何为?

*桑柠整个人昏昏沉沉,陷入混沌之中,无数个梦境交叠。

她梦到三年前爹爹被扣上罪名,抄家流放。

梦到王妈妈虚伪的脸,逼着她接客、逼着她药浴、逼着她成为遇仙楼的摇钱树。

梦到娘亲告诉她,待她及笄后,顾家大郎君顾江亭就会来娶她。

还梦到六岁那年,第一次跟随爹爹一同去京都。

她迷路了,撞到一个大哥哥,手中的糖人沾在他袖口处,她却还反赖他走路不当心。

……半梦半醒间,有人扶起她,灌进一口药汤。

苦得她小脸一皱,下一刻,一颗糖豆塞进她嘴里,甜得发腻。

她听到一声极低的轻笑。

眼皮沉沉,像被压了一块巨石,费力挣扎半晌,只勉强看到一抹青色衣角。

鼻尖充斥着清冽微寒的气息,如山间溪泉,如岩上松雪。

她再次睡了过去。

……如此反复,首到第五日晚上,桑柠才算是勉强从鬼门关活过来。

意识逐渐清明,她睁开双眸,终于看清那片青色衣角的主人。

他靠坐在小榻旁,以手支颐,垂首阖目,姿态闲散却不失优雅。

月色如银,透过船窗,照在他眉眼上,疏离而矜贵。

此人……就连睡着时,周身气场也这般强大。

绝非一般人。

被追杀、杀人后却又不怕官府追查,还是京都子弟……“夫人。”

微哑的嗓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桑柠被他越发顺口的称呼羞得耳热,分明没外人,他还喊得这般缱绻,“一首在看我,可是我脸上有字?”

桑柠:“……”他怎知自己在看他?

“并无。”

她面色微窘。

见他换了一身衣裳,朴素的青衣掩饰不住他身上的贵气,她想到自己吐了他一身,“郎君的衣裳……多有得罪。”

“无事。”

裴玄危顿了顿,薄唇一弯,“夫人不必自责。”

夫人夫人……两个字如惊雷炸开在耳畔,桑柠羞恼之下,不免又生出一丝忧虑和畏惧。

他此前分明多次、对自己起了腾腾杀意,现下却又是这般态度……她眼睫轻抬,那双饱含探究意味的视线正定定地注视着自己,眼底哪里有半分缱绻。

头皮一阵发麻,桑柠顿感自己的心机被他犀利的眼神剥得无所遁形。

濒临死亡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

然而她还未及深思,青色的身影眨眼间便己至眼前,一只修长的手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嘘。”

裴玄危凝神静听,眸色一凛,船顶似有密集的脚步声。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手掌心,带着一股撩人的痒意。

柔软的唇瓣像蝴蝶,上下翩跹。

他莫名感到些许口干舌燥,迅速拿开手。

“待着,别动。”

见她乖巧点头后,他才起身,吹灭船室内的灯火,身影消失在窗外。

裴玄危隐匿在黑暗中。

不出他所料,来人黑衣蒙面,足有二三十人。

他在心底冷笑,这究竟是谁的大手笔。

心中杀意涌动,他乘着月色,足尖轻点,跃身而上。

黑衣人也迅速反应过来,目露精光,刀光凛凛,围攻而至。

裴玄危沉腰俯身,反夺过一人的刀后,将他踢下船。

河面上荡起的水花越来越密集,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一抹玄色身影收刀入鞘,足下无声,上前行礼。

“殿下。”

小说《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娇柠,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