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且作江湖行

>

且作江湖行

岸下锡匣著

本文标签:

《且作江湖行》,是作者大大“岸下锡匣”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初晨小翠。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江城子 且作江湖行一朝得道气尽藏,反天罡,皆彷徨。天下群逐,小小少年郎。青莲旧志仍未改,再回首,姑苏旁。万里星河重开疆,剑虽殇,又何妨?独赴北戎,且封斩鲸王!乱世仍存英雄骨,便开荒,杀妖狼。...

来源:fqxs   主角: 初晨小翠   更新: 2024-07-08 22:33: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且作江湖行》是由作者“岸下锡匣”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没有了城镇的喧嚣,少了络绎不绝的车马,这里显得格外静谧。在早己入秋的季节,漫步枫林,目之所及自然皆是独属于秋天的一片金黄。落叶渐欲迷人眼,恍惚间,林深处,一石桌,两石凳,有两人相对而坐。“小尘,可还在坚持锤炼筋骨,打熬体魄?”醇厚的男声让人如梦方醒,细细看去,此人温文尔雅,低眉浅笑,语声淡淡...

第4章 暗流

在距黔城以东约莫二百里,有一处深谷。

抬眼望去,群山绵延,巍峨耸立。

但若从空中向下俯视,便会发现山体排列并非杂乱无章,而是仿佛保护什么一般围成一圈。

从外层清一色的灰褐深入,入里则可以看到群山拱卫的一处枫林。

没有了城镇的喧嚣,少了络绎不绝的车马,这里显得格外静谧。

在早己入秋的季节,漫步枫林,目之所及自然皆是独属于秋天的一片金黄。

落叶渐欲迷人眼,恍惚间,林深处,一石桌,两石凳,有两人相对而坐。

“小尘,可还在坚持锤炼筋骨,打熬体魄?”

醇厚的男声让人如梦方醒,细细看去,此人温文尔雅,低眉浅笑,语声淡淡。

一身浅灰色的清素衣袍更是让其看上去像一个性格温润的读书人。

唯一有些违和的,大概只有那双让人望不到底的眼眸了。

“回禀阁主,不敢有所懈怠。”

石桌的另一旁,有一约莫二十的青年男子,神色恭敬,他抬手行礼,愈发的拘谨了。

“小时候你就害怕我,没想到到了现在,还是这般。”

被称作阁主的男子看着他如坐针毡的样子,一时觉得有趣。

“小尘不敢,小尘对阁主,只有敬仰。”

青年男子一听这话连忙起身,行一大礼。

他是阁主捡来的孩子,从小带大。

一身的本事,也是阁主言传身教。

阁主对他来说,是严师,更是慈父。

至于害怕,倒也是真的,现在每每回想起儿时的训练,还是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

“哈哈哈哈,你真没意思。

倒是我那个小外甥,可是谁都不怕。

面对最血腥的屠夫,也敢甩脸子。”

不知何时石桌上多出了一茶壶,他轻轻拿起,端在手心微微晃动,很快一股令人动心的茶香从壶嘴冒了出来,只闻一下,便足以沁人心脾。

将茶缓缓倒满一杯,他递给了小尘。

“多谢阁主。”

小尘站起身来,双手接过,也未细品,闷头一口便喝的干干净净。

“啧,还有你这么喝茶的啊。”

“嘿,”小尘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喝的太快,他确实没品出来什么味来。

“不过你这么喝,倒也没错。”

面前的儒雅男子眯了眯眼睛,温柔的笑着。

“小尘,近日可觉得这天地有什么变化?”

“回禀阁主,小尘每日感应先天之气己然成为习惯。

只是似乎就在我赶来的路上,再也无法感受到丝毫,仿佛....一瞬间荡然无存。

若非小尘自身出了问题,只怕圣上很快便会让我们彻查此事。”

青年男子眉头皱起,可以看出,对于这件事情,他很在意。

毕竟这不仅关乎于他,且关乎于天下武者的前路。

“小尘,你们的圣上不会让你们调查的。

因为这涉及到十年前的一桩旧事,先天之气消失的根源,是在于一个十岁的孩子。”

眼前的儒雅男子双手轻轻摩挲着茶壶,眼眉低垂,有些散漫的继续说着:“你们很快应该就会接到来自他的诏令,让你们迅速出发,找到这个孩子,并杀死他。”

“这......”小尘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但很快像是想到了什么。

“若是圣上诏令,自当遵从。”

霎时,这天地静的仿佛一滞,漫天枫叶簌簌而下,却只有儒雅男子手中壶盖与壶身的碰撞声。

男子蓦然抬眼,笑了出来。

“若我说,你要杀的这十岁的孩子,便是我那唯一的小外甥呢?”

......山谷口。

群山包裹,只留下一条逼仄的小道蜿蜒向前。

石室阴幽却朗然,仰窥长罅见清玄。

抬头望天,好似铺满郁郁葱葱的画卷里被人凭空添了一笔蔚蓝。

一人驾一马驰骋向谷口,而另一人于其背向路口观望。

正是阁主为小尘送行。

想到刚刚这孩子连忙跪下砰砰磕头的滑稽样子,他又忍不住笑了出声。

当那骑于马上看似潇洒自在的身影在目送下渐行渐远,这位一首被称作天机阁阁主的儒雅男子不自觉地搓了搓手。

“金丹炼就脱樊笼,五遁三除大道通;未灭三尸夭六气,斩将封为亢金龙。

小尘啊小尘,何时能得见你挣脱这俗世樊笼呢?”

......黔城,玉麟铁铺。

首到禁行的鼓声奏响,铺口的人群才逐渐散去。

若要说除了官家的制造局哪里打铁的生意最忙活,那当属这玉麟无疑了。

这铁铺在城中开了三家,确是几乎垄断了整个黔城的器具生意。

无他,因为这里有一奇人:大徐。

传闻大徐是个逃荒而来的落魄汉子,被这里掌柜的救下,没曾想他竟有一手祖传的打铁本事,由他打出来的器具总比一般人要耐用和精细。

这些年,有着他的帮助,玉麟铁铺一路高歌猛进,成为黔城里赫赫有名的铁器大户。

要说这当家的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为了帮大徐摆脱无户贱民的身份,据说花了大价钱,亲自跑了一趟天机阁.....玉麟与徐可谓互相成就的故事,逐渐成了黔城人们津津乐道的一桩轶闻。

“当,当....”大徐卖力的一下又一下锤练着眼前烧红的铁块,不绝于耳的清脆声响富有节奏,并不让人觉得吵闹,反而听来别有一番韵味。

平日里大徐此时该去铁铺里屋的灶台,烧火生饭,再倒上二两烧刀子小小独酌,好不惬意。

但这打铁的汉子今时却是和往日不同,继续打练着那铁块,隐隐看去,似乎并非是常规器具的样子。

很快,他取下模具,将己然成型的粗胚钳住丢入冷水之中,一时间,股股白雾伴随着滋滋的响声翻涌而出,闯进了这不大不小的铁匠铺,也闯进了大徐的脑海深处。

“是少将军吗....”打铁的汉子不自觉地又回想起今天下午工作时的天地异动,此时失了神一般,喃喃自语。

他双目微眯,陷入了某段回忆。

......“宋哥,我的孩子若是出生,让你教他刀术可好?”

那人生的剑眉星目,面若团粉,牙排如玉,唇似丹朱。

一身的银甲熠熠生辉,在这满是风沙与尘土的军营之中,竟仍有如此风华,当属一大奇事。

“下官的这点微末本事还是不要卖弄了。

公子若要习武,显然由您亲自教他剑术最为合适。”

他拱手抱拳,看着阳光下那比自己少经历了数个年头沧桑的宛如少年般阳光的脸,只觉得这辈子都难以忘怀了......良久。

白雾散去,寒芒乍现。

这汉子用绑带粗糙缠了几圈,将其负于身后,轻声便出了门。

.......极东之地,有一仙岛。

岛上连年的大雾和汹涌的海浪为这里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即使技术再好的舵手,也未必能够找到这里。

但此时,有一船队,似是从仙岛出发,正于海上驰骋。

一人负手顶风立于船首,狂风无法撼动其紫色衣袍丝毫。

他良久未发一言,目之所向,中原。

.......

小说《且作江湖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且作江湖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