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蚕,永生灵

>

蚕,永生灵

水叔叔著

本文标签:

正在连载中的悬疑惊悚《蚕,永生灵》,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覃雪白珺,由大神作者“水叔叔”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他带着伤失去记忆逃到别人身体被老法士救了取名白珺他游走在世间一直在寻找自己丢失的记忆,在寻找中一路除去鬼怪,死了又生寻找身体,逐渐发现自己的命咋这么苦啊。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百年的孤独让他做事情疯狂不计后果甚至带给他人痛苦。...

来源:fqxs   主角: 覃雪白珺   更新: 2024-07-06 22:25: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蚕,永生灵》是网络作者“水叔叔”创作的悬疑惊悚,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覃雪白珺,详情概述:瓶子和里面的血和怨魂逐渐融合变成一个赤色双龙镯,两只龙头抵着一个青珠。白珺戴上后镯子随着一束光缩小了许多,更加贴合了。戴上镯子的同时,白珺身体上的伤逐渐恢复,现在他除了一颗不会跳动的心脏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感觉怎么样?”诸鸢问“感觉自己可以老去了”白珺说“是吗拜托让我装一会好不好”诸鸢想知道白珺拿...

第踏雪寻婴儿章

我娘病一年多了,肺病不好治家里又没钱今年我要第一个找到冬娘娘。

五年前年村子只要下大雪村子南边林子里就会出现一个女子会法术能实现很多愿望也不透露姓名大家说她肯定是个神仙,所以我们叫她冬娘娘。

只要是第一个见到冬娘娘的人找到她要的祭品献上就能满足一个愿望……现在初入冬我看着早早准备好的果子和没舍得吃的米还有鸡。

这果子坏了就挑出来还好现在是冬天好存放只是这唯一的鸡还骨瘦如柴的,心里只能祈求找到冬娘娘时她能多可怜可怜我不要嫌果子少嫌鸡瘦……娘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说“她是神仙慈悲心肠眼底知道我们受苦才下凡又怎会嫌弃你的一番心意呢。”

听完这些我心里舒坦了许多。

心里盼的那场大雪还没有下我有些着急。

娘又瘦了好多,现在连白粥都吃不下去还总是咳血,我没事就到饭馆子打杂可该死的老东家每天对我非打即骂才给八文钱……郎中说我娘的病不好医治只能暂时用药慢慢缓解着可是我连药钱都要凑好久才能给我一包。

他是个好心的人让我帮他挖药材用工钱抵药钱,我娘的病才有所缓解。

只是雪什么时候才能下呢,今天清早去送草药听到看病的张爷说‘雪马上就要下了,我身体受不了两把感觉一天比一天冷得很哪’ 郎中的徒弟打趣着说‘我看您的寒腿更重了,諾还是按时吃药调理调理吧,以后好看孙女’张爷被逗得摇着头嘿嘿笑了一下指着他没说‘你小子那’ 张爷转头看看到了我露出慈祥暖心的笑容问道‘雨生这么早送药啦,你娘咋样啦?

现在天要冷了她这病可冻不得啊一会跟着我上家里取些被子吧,恁嫂刚生完孩子临近入冬恁大娘就多套了些’虽然知道这是好心总感觉像讨饭的被施舍的一样让我脸辣辣的。

趁着小二检查草药时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张爷说‘谢谢,家里还有些能过冬的棉被,娘身体也好了很多了,被子您先用着如果天冷的不行了再来找您讨床被子’张爷叹了口气对我说‘家里缺什么跟我说,孩子你苦命啊生出来就没了爹哎’我最烦别人和我扯这一套,我们日子虽穷但是快乐偏偏娘还得了这个病看来老天是想让我被议论一辈子吗?

可笑的是只能默默接受,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张爷走后因为他那几句话平时势利眼的郎中徒弟啊金也对我有了几分好脸色真羡慕他们的日子为何就那么幸福。

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认识的人不管熟不熟都还是那几句话,算了不想了回家煮芋头还要煎药心思都花这几句话上可不好。

夜里刮起了风吹乱了一个人的头发,他只穿一层白色薄衣赤着脚漫步在这片树林中天空中开始飘落一星点的雪花,似乎在寻找什么他的步伐越来越快衣袖随风摆动。

雪开始像鹅毛一样大片飘落下来落在他的睫毛上。

离我越来越近逐渐能看清他的脸好一双含情眼笑起来温润中带着一丝俏皮,衣衫也遮不住细柳腰。

他是个男人吗?

竟如此清秀,如此·····‘这是个梦?’我从床榻上坐起揉了揉脑袋,听到 咳咳咳 咳咳咳 断断续续的的咳声 ‘’娘在睡梦中也会咳吗?

天更冷了些点了盏油灯发现才是后夜外面下了大雪。

‘雨生··醒了吗·咳咳是不是娘把你吵醒了·?

’ 娘用虚弱的声音喊着我。

‘没有,娘现在天冷了我给你拿床被子’ 我把自己的那床被子拿给了母亲,她知道家里己经没有多余的被子坚决不要‘咳··孩子娘不冷自己好好盖着去睡觉吧’‘娘,你先盖着吧,我现在要出去’ 说罢我起身收拾果子‘咳咳·这么晚了咳你要去哪’ 母亲的声音像是被痰糊住了沙哑浑浊。

我把鸡绑好和果子一起扔进背篓里,走到母亲面前紧握住他的手‘娘你放心,下雪了我一定会找到冬娘娘只好您,让咱们过上好日子’身上宽大的旧棉衣和找到冬娘娘的决心让我不畏惧寒冷。

那是爹留下来的衣服缝缝补补能穿好久,这或许是他留下来唯一爱我的方式。

黑夜里没有灯可今晚月亮星星格外的亮,让我看清路,看清棉袄上的补丁。

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一定能找到她,就在抵挡着风雪前行中悠悠飘来一股清香,我寻着这股香味走不知不觉路好走了也不觉得冷了,加快脚步来到树林中喊起冬娘娘。

西周除了风声和自己的喊叫声没一点动静,突然之间耳边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在快速的向自己走来但是半个人影都没有,让我心里有些发毛只能壮着胆子跪下低头问‘是··是冬娘娘吗?

’这时脚步声停了,我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一双被冻红的双脚,抬头一看那人竟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

我心里想着她肯定就是冬娘娘了,便赶忙磕了个头脸陷进厚厚一层雪冻得脸发疼,内心的激动让自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鸡和果子拿出来因为天冷手有些发僵拿东西不利索果子还掉了好几个。

‘求求您了保佑我娘的病好起来吧。

’ 裤子被雪浸透了,被冰冷雪水浸湿的棉花裤和跪在地上的膝盖紧紧贴着,那感觉真是骨头缝里结了冰渣子,又冷又疼。

‘我要一个女婴’ 她开口说话了,这声音听着让人噎得慌像喉咙被砍断似得,我知道她会指定要什么祭品的自己没听错吧?她要女婴做什么?

当看门童子?

‘冬娘娘,这··我也不好弄啊,您要女婴是··收了当您的童子吗?

’ 我非常疑惑地问道 。

她面无表情的继续说‘张爷家有个出生三个多月的孩子。

把这个给他,孩子他自会给你亥时再来这里,可记住路了?

’她向我扔来一把扇子就消失了从始至终都没看我带的东西。

我打开那把扇子上面写着字 ‘金珠银玉家中藏,此女上祭白雪藏’ 看来这下面密密麻麻的字就是张爷写的家谱。

起身时跪的时间太长不知腿己经麻了有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把那孩子带给我,你母亲的病不仅会好还有金银珠宝都会是你的’ 醒来时头疼欲裂发现竟在家里,母亲紧张的握住我的手。

‘儿你可是见到冬娘娘了?

’ 母亲问我点了点头缓了好一会才发现头上都是汗珠,母亲拿着帕子替我擦拭‘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我醒来觉得身体舒服了起来走走看到你在床上躺着满头热汗怎么都叫不你都睡到正午了’我心想这是梦?

刚要起身时我手摸到了一个东西,是那把扇子。

‘娘我要办一件事,这是冬娘娘交代的只有这样你的病才能完全好,我们还能过上好日子’ 这事越想越激动铆足了劲起床推开门就要朝张爷家走去。

让我奇怪的是娘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着看我,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一想到有好日子过就高兴浑身有劲。

我昂首挺胸的拿着扇子推开张爷的门,门是平平无奇的木板可这院子真大凉亭也有小池塘也有房顶也不是很高可是够气派啊小狮子立在红瓦顶,梁柱子还涂着青龙图,真是让我心头一颤想想我家的土坯房住在最边上,我们沾点亲戚自从爹死后就没走动过,听说发了财有点钱,呵呵。

现在天气挺好阳光洒落在这一家五口院里。

西个人在院里吃着饭小娃娃在屋里睡觉。

张爷看到我停下神情有些疑惑问道‘雨生啊,吃饭没,是家里缺点啥了?

我让大娘备你哥再帮你搬去。

’张爷的一番热情整得我有些羞愧瞬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可转念一想他房子里的金银珠宝心又硬了几分。

‘我见过冬娘娘了,这是她让我给你的扇子’说完把扇子扔了过去,他打开扇子像是被抽了魂一样瘫坐在地上。

他儿媳妇捡到扇子眉头皱了皱问‘爹这是什么意思?

’ 张爷儿子瞬间眼泪涌出跪在地上己经是泣不成声。

张爷媳妇无助的搀扶着他。

‘我猜是家里有人和冬娘娘做了交易吧,呵呵可惜让我捡了便宜,把你孙女交出来吧’ 我一瞬间有些得意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如同潮水踊跃。

张爷儿媳妇听到要带走她孩子瞪着他们一家狠狠指着我们疯了似得喊道‘谁也别想抢走我女儿!

畜生!

畜生!

什么冬娘娘我看就是和你们一样贪婪地吃人妖怪’张爷一家默不作声,而我不知怎么得心里的兴奋感越来越重感觉整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控制不住地说‘哈哈哈,没想到吧啊~自己嫁进来的有钱人家竟然还是卖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赚的钱呢~’她跑回屋里抱起睡着的孩子又拿起剪刀对着我,突然意识开始模糊只记得身体飞快地跑过去却忘记干了什么。

我被一阵婴儿的哭闹声吵醒,看天色己是亥时。

这小娃娃怎么哄都哄不好,或许是见不到母亲伤心,我己经想不起具体怎么抢到孩子的,只觉得头疼夹杂着婴儿的哭声更难受在我无措的时候冬娘娘出现了,她接过孩子的一瞬间孩子不哭不闹了。

‘我答应你的天亮了就会实现。

’我磕了一个头觉得浑身没力气,浑浑噩噩的走着天慢慢亮了。

回到家看到娘和浑身是血的我躺在床上,我怎么死了娘也死了怎么会这样?是骗子?

她不是冬娘娘?

怎么死了?

我的好日子呢?

现在发生的事情如同被坍塌的山盖住让我来不及愤怒只有无力。

后来鬼差来找我并告诉我,娘在我找张爷时就死了投胎到了好人家,而我杀了张爷一家要进地狱二百年方可投好胎,这多亏了那所谓的冬娘娘在地府打点。

现在应该叫他白珺。

‘走吧,我可爱的小药引’白珺抱着女婴感受着冬天清晨的太阳。

小说《蚕,永生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蚕,永生灵》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