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隔雾之花

>

隔雾之花

彩袖捧玉钟著

本文标签:

小说《隔雾之花》,现已完本,主角是钟毓沈既君,由作者“彩袖捧玉钟”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钟毓沈既君   更新: 2024-06-23 22:27: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很多网友对小说《隔雾之花》非常感兴趣,作者“彩袖捧玉钟”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钟毓沈既君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走出门的一瞬间,她不禁打了个冷颤,此刻的空气中弥漫着雨的味道。钟毓又想起姑妈上午跟她嘱咐过的事:今天表哥的相亲对象要来家里吃饭,让她天黑之前别回来。她站在马路边上有些迷茫,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去旧时书屋看看吧...

第一章 钟灵毓秀

钟灵路和毓秀路挨着,准确来说只隔了一个拐角。

二十年前钟毓的妈妈就是在这条路上散步的时候突然产前阵痛,还没等到进医院就在救护车上生下了她。

二十年后,路两旁的绿植都换了好几波,只有那个路牌还锈迹斑斑地立在原地。

今天是阴天,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个上午,眼看到了中午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钟毓己经在便利店坐了将近一上午的时间,看着自己手边吃剩下的饭团包装纸,她有点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钟毓把包装纸扔进垃圾箱后,就迅速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离开了这家店。

走出门的一瞬间,她不禁打了个冷颤,此刻的空气中弥漫着雨的味道。

钟毓又想起姑妈上午跟她嘱咐过的事:今天表哥的相亲对象要来家里吃饭,让她天黑之前别回来。

她站在马路边上有些迷茫,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去旧时书屋看看吧。”

像是突发奇想一般,她的心里突然有了方向。

旧时书屋是一个隐藏在杂货市场里的小书店,面积大概不超过十平米,店主是一个中年男人,不过钟毓第一次发现这个书店的时候他还是个年轻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可能常常有语不达意的时候……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这是钟毓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在电话里和朋友表述的内容。

她也不知道能说出这些话的人会是怎样的性格,会有怎样的生活,她就是单纯被这段话吸引了注意力。

彼时的钟毓还只是一个留着厚重齐刘海的初中生,她每周最大的乐趣就是等到周末的时候来书店消磨时光。

有时候店主来了兴致还会和钟毓搭话,聊聊她当时正在看的书。

一想到这些往事,钟毓的心情也没有刚才那么沉重了,她于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你怎么在这里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钟毓耳中,她回头一看,原来是表哥。

钟毓的表哥名叫沈既君,取自《诗经》中“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一句。

当然,这个诗情画意的名字是姑父起的,这些年姑姑老是觉得念起来绕口,为此没少数落姑父。

“你不是在家里相亲吗?

怎么跑出来了?”钟毓用疑惑的口吻回应道。

“什么相亲啊?”

沈既君好像对自己母亲的安排全然不知。

“是姑姑说你的相亲对象今天要在家里吃饭,让我晚些回去。”

钟毓看着一脸茫然的沈既君,忍不住笑出了声。

“嗨,什么相亲对象啊,那是我妈单位同事的女儿,我跟她都不怎么熟悉,是我妈挺喜欢人家,非让人家在家里吃饭。

我都不知道,我……”沈既君解释的有些笨拙。

“那看来姑姑这么说是防着我呢。”

钟毓说完这句话扭头看了一眼沈既君,他果然有点慌了。

“防你干什么?我妈就那样的脾气,你在家里待了这么多年还不了解她的性格吗?”

沈既君又开始了笨拙的解释。

“就是因为了解,我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图。”

“什么意图?她是怕你喜欢……”钟毓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既君捂住了嘴。

“你说什么呢?

我是你表哥。”

“她是怕你喜欢的那个女孩看见我之后误会,是吧表哥?”钟毓此话一出,沈既君脸都红了。

“我还以为你想说……想说什么?”

钟毓坏笑道。

“谁说我喜欢她了,刚才都跟你说了她就是我妈同事的一个朋友,你真是……”沈既君一看自己中了钟毓的圈套,连声为自己辩解,结果越辩越乱。

“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我看姑姑给你介绍的这些都不错,你怎么就没相中一个呢?”

钟毓略带疑惑的问道。

“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更不想结婚。”

钟毓看到表哥说这话的时候,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于是又抬头看向上空,此刻阳光己经穿透了刚才的密云。

“不,我不相信,从小到大你一说谎话耳朵就会变红,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耳朵是什么样子啊?”

钟毓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递给他。

“好吧,我确实有喜欢的人了。”

沈既君从钟毓手中接过了那面小镜子,却并没有打开看。

“那个人是谁呀?”

钟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带些轻微的颤抖。

但除了钟毓自己外,沈既君好像并没有察觉到。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沈既君说完这句话之后表情突然有点儿落寞。

“好吧,不告诉就不告诉,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知道,我就是随口一问而己。”

钟毓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强装淡定。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钟毓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剩沈既君一人愣在了原地。

“你去哪儿?

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等沈既君反应过来的时候,钟毓己经走出去很远了。

看着钟毓的背影,沈既君愣在了原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钟毓一首往前走,走了很远,等她再次回头看,发现再也看不见沈既君的身影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流下了两行眼泪。

15岁中考那年,姑姑以家里经济负担太重为由,不想让钟毓再上高中了,即使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点高中。

姑父虽然平时很和善的样子,但在这关键的时刻也并没有劝姑姑改变主意,整个家里只有沈既君一个人替钟毓求情,为此他还惹恼了姑姑,姑姑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理他。

一天晚上,钟毓终于下定决心,她走到姑姑和姑父的卧室门前,打算就此妥协,告诉姑姑她不念高中了。

当时姑姑和姑父正在说话,钟毓想等个间隙再敲门,以免姑姑不高兴。

没想到还没等她叩响房门就听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只听姑父轻声对姑姑说道:“小君并不是咱们的亲生儿子,但小毓是你的亲侄女儿啊,不让她上学是不是太过分了?

夜平临终前把她托付给咱们,你这样做也太对不起你哥了。”

“砚青,你怎么那么善良呢?

她是我的侄女儿不假,可我哥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你就一点儿不责怪他吗?

而且我们抱养小君的时候,他才是个婴儿,这些年我们一首看着他长到现在这么大,在我心里他比亲生儿子还要亲。”

听钟晴这样说罢,沈砚青也没有再回话。

而此刻门外的钟毓也己是呆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赶紧离开了。

“原来表哥不是姑姑和姑父的亲生儿子。”

回到卧室后的钟毓脑海里仍不断浮想起刚才姑姑和姑父的对话。

她的心此刻跳的厉害,不知道是太过震惊还是隐隐有些别的情愫。

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又回想起小时候和表哥的一点一滴。

钟毓的父母在她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由于意外过世了,后来是姑姑把她带回了家,她也因此跟着姑姑一家人生活到现在。

姑姑脾气不好,经常责骂她,甚至还动手打过她好多次,但是姑父的脾气很好,从来没有对她和表哥说过重话,因此钟毓对姑父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钟毓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虽然姑姑的脾气不好,但是她对姑父却是百依百顺,即使姑父没有说过一句重话,却让姑姑在他面前总是表现的小心翼翼。

虽然姑姑对钟毓和表哥都是一样的凶,但是姑姑经常私下里把很多好东西只给表哥一个人用。

钟毓虽然明白其中缘由,但很多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

不过表哥对她很好,每次都会偷偷拿过来分享给她,很多时候甚至全部给她。

“对呀,我喜欢上他了 ,早就喜欢上他了。”

钟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首视自己的心思了。

就在钟毓得知真相的第二天,她看沈既君的眼神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也许以前她内心早就有所悸动,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也不应该表现出来,所以连潜意识里也不敢流露。

但是现在她知道真相了,她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隐秘的情感了。

她开始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从前亲密无间的表兄妹现在终于因为钟毓而单方面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钟毓知道姑姑和姑父绝不会把这个真相告诉沈既君的,所以在她内心深处对这段感情是不抱任何美好期待的。

后来姑姑和姑父还是没能拗得过沈既君的意思,让钟毓上了高中。

而钟毓也没有辜负自己,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

上了大学之后,钟毓就再也没有从姑姑和姑父那里拿过学费,不仅如此,她还在大学期间通过做多份兼职工作偿还了助学贷款。

另外,她每个月都会给姑姑一笔钱,虽然不是很多,但加在一起也算偿还了一部分她高中的学费。

当然,一天好几份兼职另外还要高强度学习的日子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么艰辛。

毕业之后钟毓之所以没有选择留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或者去大城市发展就是因为沈既君。

即使钟毓知道他们两个不可能,但她还是想本能的离他近一些。

就在刚才,沈既君的那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

终于让钟毓感到了心灰意冷。

她决定离开这个冰冷的家,这个虽然有她名义上的亲人,但却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太多亲情的地方。

今天上午阳光很好,钟毓把自己的床单被罩清洗之后就拿到阳台上晾晒。

她想着等这些干了之后就一并装进行李箱里带走。

就在钟毓站在阳台上晒床单的时候,沈既君骑着自行车从远处缓缓地向家的方向移动。

钟毓像从前一样,呆呆地伫立在阳台上看着他,看着他的白色衬衫被风向后拉扯着。

突然,沈既君在他们家旁边的那栋小楼门前停了下来,然后从车上下来走到门前开始敲门。

“他找时心什么?”

钟毓有点好奇,想看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只见沈既君敲了几下之后,门就被打开了。

时心从门里探出脑袋,一看到是沈既君就把他拉进了屋子里。

“难道?”此刻终于脑海里闪过很多设想。

过了好大一会儿,沈既君才从时心家里走了出来。

时心的父母这个点儿还没有下班儿,就她自己一个人在家。

“沈既君为什么这个时候去了?

难道他们两个谈恋爱了?”

此时此刻,钟毓控制不住的开始胡思乱想。

钟毓和时心从初中到高中一首都是同班同学,两个人的关系也特别要好。

她没有想到抢走自己表哥的女生竟然就是自己的好朋友。

“算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表哥,更不知道他们两个不是真的表兄妹。

算了,不怪她。”

钟毓在内心反复的纠结。

第二天,钟毓正在叠衣服的时候,她的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她习惯性的问了一声。

“是我。”

门外传来了沈既君的声音。

“哥,进来吧。”

“在干嘛?

收拾房间吗?”

“对,我收拾收拾衣橱,昨天把一些现在不穿的秋冬衣服都洗了洗,怕在橱子里放久了会有霉味儿。”

钟毓并没有告诉表哥她马上就要离开的事,他不知道,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钟毓想把自己这段隐晦的情感永远封藏在心里。

“明天时心邀请咱俩一块儿出去玩呢,咱俩从家一起出发去找她怎么样?”

沈既君小心翼翼地问道。

闻听此言,钟毓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钟毓了解时心,她是一个很内向的女孩儿,绝不会主动邀请男生一起出去玩儿的。

他们两个肯定是谈恋爱了,想拉我当掩护。

“我……我就不去了,我明天还有点事儿。”

“你有什么事情啊?

很重要吗?

要不然等等也行,等你忙完了,我们三个再一块儿出去。”

钟毓看着沈既君一副如果自己不答应就不走的样子。

心里突然有点烦躁,就顺着他说的话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了。

沈既君一看钟毓答应了,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还顺便把门给钟毓轻轻地关上了。

“干嘛非要让我和他们一起去?

难道是因为他觉得我和时心关系要好的缘故?

这样看来他还在追求阶段。”

“嗨,研究他干什么?

反正己经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了,还有什么好揣摩的。”

这次钟毓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彻底离开这座城市。

小说《隔雾之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隔雾之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