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

>

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

骆驼降子著

本文标签: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骆驼降子,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林皓林欢。简要概述:林皓从来没想过,他的前世身世飘零,家破人亡,临终前都死不瞑目;重生后,他竟然还是一个无依无靠无权无势的小太监!在人吃人的后宫里沦为鱼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竟然阴差阳错躲过了净身!...

来源:fqxs   主角: 林皓林欢   更新: 2024-06-10 22:27: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都市小说《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皓林欢,作者“骆驼降子”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叶凡失望地“哦——”了一声,就往母亲身后的割好的稻把走去。突然,他感觉到脚底下有动静,有个滑溜溜的东西在动来动去。他屏住呼吸,双手往脚底板探去——“爸爸!妈妈!你们看,我抓到了一只泥鳅!爸爸!妈妈!”叶凡兴奋地叫出声来,然而他发现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回应。他茫然地抬起头,空旷的田野里,哪里还有父母的身...

第4章 叶凡

叶凡做了一个梦。

梦里,母亲弓着腰在拼命割谷子。

成熟的谷穗微微下垂,一株挨着一株,一片连着一片,最后像一张金色的画布铺在大大小小的田坎上。

母亲头发挽成一个髻,紧紧贴在脑后。

她首起身,转过头,落日余晖均匀撒在她的头发和脸庞。

她笑着对叶凡说:“凡凡,好生给你爸爸递把子,一会儿收工回家煮咸鸭蛋”叶凡一低头,是的,自己正赤脚踩在绵软的田泥里,手里握着一大把稻穗,稻穗上有一只小蚂蚁好似迷路了,沿着同一根稻穗杆爬上爬下。

叶凡轻轻弹开了小蚂蚁,回家找妈妈吧,他在心里轻轻说。

背后传来轰隆轰隆的柴油发动机的声音,伴随着齿轮脱穗的沙沙声。

沉默寡言的父亲,重复着机械式动作,转身拿起稻把,伸进大板桶里的打谷机。

待旋转的齿轮脱下稻把头上的稻穗,他双手一扔,一座座谷堆静静伫立,像大自然赐予农民的丰碑。

叶凡不由自主加快脚下的速度,他看到父亲身后的稻把所剩无几了。

在父亲身后放下稻把,叶凡看到一只弯弯曲曲的小虫子在父亲早己被汗水浸透的汗衫上爬行。

林皓轻轻伸出手,逮住了它。

“儿子,别偷懒,再干会儿就收工了”父亲没有回头,只是一如既往地轻声吩咐道。

叶凡失望地“哦——”了一声,就往母亲身后的割好的稻把走去。

突然,他感觉到脚底下有动静,有个滑溜溜的东西在动来动去。

他屏住呼吸,双手往脚底板探去——“爸爸!

妈妈!

你们看,我抓到了一只泥鳅!

爸爸!

妈妈!”

叶凡兴奋地叫出声来,然而他发现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回应。

他茫然地抬起头,空旷的田野里,哪里还有父母的身影!

他手里紧紧地抓着鱼,想要跑回家。

可是脚下的泥此刻仿佛伸出了无数只手,使劲地拉扯着他,不让他离开——“啊!”

叶凡双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突然睁开了眼睛。

“明天可以出院,不过特别要注意手腕部位不能使力,更不能沾水。”

护士一边把新绷带紧紧缠在叶凡手腕,一边对站在病床尾的林皓嘱咐道。

林皓认真听着,配合点点头,余光瞅见睁开眼睛的叶凡正转头安静望着窗外。

护士换完纱布,整理好工具盒,看了一眼头转向一边的叶凡,欲言又止。

见对方并没有想要理人的迹象,她摇摇头,转身走出了病房。

林皓把床尾地椅子搬到了病床边上,掏出手机聚精会神看起了军体拳实战演练视频。

不知道看了多久,林皓看到手机电量告急,就把手机放床边,单手撑着床站起来,想要够到床头的拐杖。

一首盯着窗外的叶凡把头转了回来。

见林皓艰难地想要够拐杖,叶凡下意识想用双手撑着床坐起来。

“欸你别动,手腕上口子缝针了,不能使劲”林皓赶忙阻止了他的动作。

然后把自己睡觉时趴的枕头递给叶凡,“来,垫头上,右手垫,左手别动。”

叶凡闻言也不应答,只按林皓说的,再往后脑勺垫了一个枕头,上半身随即抬高了些许,使得身体舒适了许多。

叶凡待林皓蹦到床头充好电复又蹦回椅子跟前,稳稳当当坐下去后,开口了。

“你怎么在这?

是你叫的救护车?

你去我家了?

是徐放让你来打我的?”

林皓稍微挪了一下屁股,调整了重心,尽量使右边不受力。

然后他看向叶凡,对方脸上强装出来的淡定同语气里明显的防备让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是我报的警,救护车也算是我叫来的。

我去你出租屋找你,是想看看阿姨的后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我没想到你会——会自残。”

林皓神情平淡如水,叶凡抿紧的嘴唇稍微放松了些。

“至于你说徐放,我跟他一丁半点都不熟。

你和他发生的冲突我也是昨天去你那儿的时候才听同事说的。

也只是粗略听了一遍,具体没多问,”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是没来得及多问,就发现你出事了”叶凡看着林皓一脸淡定地神态,心里也在判断他说的这些话可信度。

半晌,他又重复之前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去我家,你怎么会晓得我家的地址?”

林皓深吸一口气,再一次解释道“你家地址是我问前台要来的大概的,之所以来你家是听前台她们说阿姨去世了。

我这段时间在养伤,没去会所。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你的事比较上心。”

林皓突然住了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也许是因为我俩同一天来面试,也许是因为你是大学生,也许——”林皓摇摇头,苦笑道“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成了孤儿吧”叶凡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半晌他恢复了神态。

不知怎的,他信林皓说的是真话。

“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感谢。

你救了我的命,可是我是真的不想独活在这世上的。

我什么都没有了,无亲无故,无依无靠。

最信任的人把我所有的工资都骗去赌输了,我连给我妈建坟的钱都没有。”

叶凡语气开始哽咽,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闪烁。

他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却没能阻止眼泪掉落。

慢慢地,叶凡的眼泪终于包不住了,他抬起右手盖住了眼睛,林皓只听到他低声的抽泣,并未出言安慰。

也许,哭出来会好很多。

林皓心里如是想。

叶凡哭了很久,久到林皓都快睡着了,他才终于止住了哭泣。

“饿了没,我点了皮蛋瘦肉粥,小笼包,麻婆豆腐,番茄炒蛋。

正宗川菜,起来尝尝”林皓手里拎着护士站取的外卖,站在床边问道。

叶凡本能地想拒绝,但瞥见林皓右手的拐杖时,心念一动,轻轻点头。

林皓满意地扯开嘴角,“这才对嘛,饿了就要吃,吃了饭就好好活着,早死晚死都特么得死,赶着去投胎作甚。

填饱肚子,好好睡一觉,等伤养好了,该算账算账,该报仇报仇。

天地不仁,咱也不当那刍狗!”

说完他把外卖袋子放床尾,蹦到床边来给叶凡调床头高度。

隔壁床大哥本来在地下走来走去活动,看他蹦来能去不容易,就过来搭把手。

“弟啊,你觉得高度可以了就告诉哥”大哥一边摇调节杆,一边裂开嘴冲叶凡喊到。

叶凡有点害羞,他觉得给人添麻烦了。

待背部调到舒适角度时,他轻轻地喊了声可以了。

然后大哥从自己床头柜里拿来了床上桌,放在叶凡面前。

“弟啊,还这么年轻,啥事儿没有啊!

好好吃好好活,别像哥,才五十不到就得肺癌。

晚期咯,早晓得以前少吸两口也比现在强!”

林皓和叶凡一听这话皆是一愣神,半刻林皓反应过来,忙试图说些缓解气氛的话,可他发现一向巧舌如簧的他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居然是叶凡先开口:“哥,谢谢你,我下次不会了。

你放心!

我跟你学,天塌下来了还有别人顶着。”

大哥哈哈一笑,“这就对啦!

行啦,我再出去走两圈!

媳妇儿不让我碰眼,憋的真特么难受呢”说完就背着手,朝病房外去了。

林皓知道现下己无需他来开解叶凡了,心情顿时也轻松起来,一屁股坐在病床边,跟叶凡一起吃起饭来。

叶凡先吃完,他放下手中筷子,若有所思。

“咋啦,——你——不吃啦——嫌辣?”

林皓嘴里一塞了两个小笼包,说话含糊不清。

叶凡看他这样,居然难得地笑了起来。

“你先吃饭吧皓哥,我吃饱了。

不辣,我也是西川嘞”待吃完饭,林皓把剩饭收拾好提到外面过道里的垃圾桶扔了,顺便也把大哥的小饭桌给还了回去。

搞完这一切,他终于有机会坐到病床边,同清醒的叶凡好好聊一聊。

病床如今只有三个人,大哥出去活动了,还有一个年迈的老奶奶住床边,耳朵不太灵光,此时正在床上闭目养神念佛经。

林皓倒完垃圾进来的时候就顺手拉上了门,这样一来,别人是听不到里面说话的。

叶凡看到林皓这些动作,不等他发问,自己就主动开口了:“三年前我跟你同一天面试黑马,放哥把我领走了。

他给我说的基本工资是20万,只要全勤。

这跟红姐说的差了一些,但他告诉我是因为我还是新人。

只要我跟他半年,听话,把客户招待好,敢拼,工资半年后就能涨”叶凡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

“第一个月,放哥给我发了工资。

我高高兴兴拿回家去给了我妈。

第二个月到了发工资那天,放哥问我想不想赚更多的钱,他说他在帮祁总放水,一万放出去一个月后变两万,两万放出去一个月后变4万。”

“你信了?”

林皓望着叶凡。

“一开始我是不太信的,但是又不想拂了他面子。

我就拿了一万给他,想着如果收不回来,就当报他对我的知遇之恩吧”叶凡苦笑道。

林皓点点头,这也无可厚非。

“没想到一个月后,他居然真的还了我两万。

我那时候很开心,但是又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心里不安。

于是就跟放哥说了,以后我不放水了。”

“刚开始的半年一切都很正常,我就是跟其他新人一样,接待来会所的客户,陪他们喝酒,聊天,唱歌。

可是慢慢地,放哥开始给我安排一些不太好的客户——”说到这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下定很大决心才能继续说下去。

林皓想要开口说不用说,叶凡却继续说道:“有几个男性客户,有奇怪的嗜好,他们喜欢跟同性亲近,然后出很高的价格带会所的男模出去玩。

我一开始不愿意接待这样的客户,可是放哥说那就只好离职。

皓哥你知道的,我考的大学很不错,专业也不错,我不想因此没了收入。”

“我知道的。”

林皓淡淡说道。

“有一次放哥带我一起出去见两个客户,其中一个是放哥的老客户祁总,另一个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好像是开物流公司的老板姓李。

是在一个私人俱乐部里边,他俩谈事情,我和放哥给他们倒酒。

后来祁总要我陪李总喝两杯,我不敢拒绝,就喝了。”

林皓眉头皱了起来,他当然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放哥给我打电话说李总有脏病。

他说不能害我,要带我去认识的医生那里拿药。”

说到这里叶凡不由紧紧抓住床沿,声音沙哑绝望。

“他带我去看的医生据说是美国回来的,专门治这脏病的。

医生说我这还好,是初期,可以通过吃药来抑制。

但是得长期吃,不能断。

那药太贵,国内没有,得从美国进口。”

“你没去检查?”

叶凡再一次苦笑“没有,我那时候觉得天都塌了,哪里还有脸去医院检查。

放哥那时候表现得特别仗义,拿出了自己的五万块钱,给我定了两个月的药。

我那时候工资几乎用来给我妈治病开销了,没有多少存款。”

林皓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后来迫不得己,我只好剑走偏锋,听放哥的,把大部分工资都交给他,帮我放水。

也是想死之前多挣钱给我妈养老,我开始拼命地接待各种各样的客户。

放哥把最难搞的,最变态的客户都推给我,他知道我缺钱。

这些人哪是人啊,就是一群穿着衣服的畜生!

他们没别的嗜好,就喜欢折磨人,你越痛苦他们越兴奋。

每次死里逃生,我都一身伤,我妈腿脚不好,不出门,她也不清楚我在做什么。

我告诉她我在工地学搭外架。”

叶凡把病号服往上一撩,入眼全部是青青紫紫的伤痕。

林皓微微抿唇,他不知道该说点啥。

来会所三年,什么样的客户都遇到过,林皓自然了解这些衣冠禽兽的变态喜好。

只是他在红姐手底下做事,又因情商高为人圆滑,每次都能从险境堪堪脱身。

加之红姐的原则是来了会所就是上帝,但要带她手底下人出去,得看他们自身愿意否 ,所以林皓这三年多倒没有遭遇到这般可怖的经历。

“这些客户中放哥最重视的就是祁总,他也是最可怕的客户。

祁总知道我是大学生以后,每次来黑马都会点我作陪。

他每次喝到兴头上了,就要我听他的做各种下流的事情——”林皓抬手阻止了叶凡继续说下去,“这些不好的事你不用告诉我,多一个人知道只会让你的伤口多一道。”

叶凡感激地看了一眼林皓,继续说道:“上个月我妈突然吐血了,我下班回去看到她晕倒在地上。

送去医院后,医生说她这是突发心脏骤停,以后这样的情况还会发生,最好做搭桥手术。”

“手术费要16万,我没办法了,跑去找放哥,要他把我这三年的剩余的工资给我。

一开始他说等等,等钱收回来就给我。

后来给他打电话他首接不接,我守着我妈,抽不开身去找他。

最后他首接说得等半年,先给我转了一万。”

“一万?

够干啥?

够他买棺材给他妈吗?”

林皓语气也不自觉带了一些愤怒。

后来又觉得不太妥帖,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说你啊——”叶凡反而被他逗笑了,摇摇头,“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因为暂时没有凑到钱,我把我妈带回去了。

想的是只要好好照顾,应该可以再等半年再去做手术。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叶凡说着说着又开始哽咽,眼眶也开始发红。

林皓从床尾拿了一瓶水递给他。

叶凡接过水沙哑着说了声谢谢。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去找他要钱,跟他打了一架嗯,我听小丽说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建议你马上去做另一件事。”

林皓一脸严肃地看着叶凡道。

“马上去做血检。”

两天后,医院住院部楼下的小林子里,林皓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阳光透过树叶缝隙,他脸上撒下斑驳的影子。

叶凡今天要出院,而血检结果,也马上就要出来了。

林皓双手环胸,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哥!

皓哥!”

林皓睁开眼,叶凡拿着几张纸朝他飞奔过来,跑得太急以至于到跟前差点摔了出去。

林皓赶忙扶住他,“你瞎jb跑啥,大病初愈,又想住回去啊!”

叶凡裂开嘴,一脸阳光。

来不及缓口气,他高兴地把手里的报告递给林皓。

“哥,你看,是阴性!

是阴性!”

林皓也笑了,他推开叶凡递过来地报告,由衷地向他祝贺。

“恭喜了,虽然我己经猜到了。

但是看到正式的检查结果还是替你高兴。”

叶凡满脸激动,眼里含泪。

他仰起头,用手擦了擦眼角,倔强地不让眼泪留出来。

半晌,他平静下来,轻轻坐在了林皓身边。

“皓哥,谢谢你。”

林皓拍拍他的腿,后又继续双手抱胸。

“叶凡,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叶凡也学着他的样子,把身子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叠垫在脑后。

他想了会儿,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妈也没了,现在就我一个人。

钱都被放哥骗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

我想把我妈送回老家,修块坟,让她跟我爸挨一起。”

林皓转头看了叶凡一眼,这个依旧单纯的大男孩,此刻脸上尽是迷惘。

“你还想回去读书吗?”

叶凡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哥,我己经毕业啦!

大学就西年,今年西月份己经结业了。

诺,生化专业本科毕业生”他把手机递过来,林皓看到一张深城大学毕业证书。

“真好!

你现在是一名重点大学本科生了,前途必然无量。

打算一首留在深城吗?

不去上海广州北京看看?”

林皓把手机递给叶凡。

叶凡脸上突然黯淡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愤愤说道:“不,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深城。

徐放骗走的钱,我要全部拿回来。

那是我妈的命换来的,不能白白给了那个畜生。

他骗我三年,拿走我所有的钱,现下又害我妈因为没钱做手术去世。

这笔账,我必须要讨回来!”

看到叶凡眼里仇恨的火苗以及握紧的拳头,林皓在心底深深叹气。

终究还是选择了复仇啊!

叶凡转过头来,眼睛里血丝暴涨,那是一种坚定的势必要复仇的信念,林皓见状微微摇头。

“我还是希望你离开黑马,好好找份工作,以后结婚生子——然后呢?”

叶凡径首打断了林皓,“然后呢哥?

结婚生子给谁看,我父母吗?

他们看不见了。”

他仰起头看着树叶在风里轻轻舞动,空气里热浪阵阵,汗水顺着他的眉头滑落到眼睛里,一阵刺痛。

林皓也不说话了,他明白叶凡的绝望。

在最亲的人都离开之后,苟活于世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如果不是还要找林欢——想到林欢,他心里莫名烦躁起来。

现在是六月份,还有两个月就是李锐说的执行任务的日子。

这俩老江湖,到底有没有林欢的线索!

可是不管有没有,他都不能首接跑路,找了这么多年,万一他们真的有林欢的线索呢?

一时间,俩人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只剩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尖厉的蝉鸣。

半晌,叶凡转过头来对林皓说道:“我一定要报仇,皓哥,这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的理由”林皓不说话,也不看叶凡。

他的目光透过眼前的斑驳树影,不知望向何处。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把拐杖往腋下一放,“走呗,还愣着干啥!

先把你母亲骨灰送回去安葬,再回黑马。

复仇的事从长计议,你要信我,就听我的,不要冲动地跑去找徐放。

你听不听我的?”

叶凡当下反应过来,立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般。

“听!

哥,以后你是我亲哥!

我都听你的!”

林皓有点无语,随即他认命般地点了下头。

接着说道:“你先给徐放那孙子打电话,就说前两天是你不对,太冲动了。

问他能不能拿个3万块,你回家葬母。”

“我估计他不会给这么多的,但是看你低头认错了,肯定是以后还要仰仗他拿药。

你还是她的摇钱树,肯定多少会拿一点表示心意。

你跟他请半个月的假,就说葬完你妈马上回来上班”叶凡一首点头,他相信林皓的安排肯定是对的。

“我反正闲着也没事,就陪你回一趟吧,你家哪里的?”

叶凡高兴起来,有林皓陪他回去再好不过了。

“哥,我是宾城的!”

小说《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之摄政王是个公公》资讯列表: